跨越76年的三次考古 却发现了同一个普通家庭的旧物跨越76年的三次考古 却发现了同一个普通家庭的旧物

跨越76年的三次考古 却发现了同一个普通家庭的旧物
  福冈博多老城区中复原的旧时商户情景  潮州窑白釉刻花芭蕉觚  北宋 潮州窑白釉鱼篓形四耳小罐  清 潮州窑瓜棱白釉扁壶  博物馆寻珍馆  在广州的友好城市——日本福冈的“埋藏文化财”(相当于汉语中的“地下文化遗产”)中心里,收藏着一批宋代的中国瓷器。当中,一批来自潮州的白瓷非常引人注目。  在广州本土的博物馆中,比如珠江新城的广东省博物馆,我们也能看到数量可观的潮州窑瓷器。他们都是广东重要的外销瓷器窑口,在海上丝绸之路上光彩夺目的那段历史的一抹痕迹。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  “粤东襟喉 潮州门户”  究竟有怎样的往事  记者曾经跟着澄海文博研究会主席、原澄海博物馆馆长蔡英豪的脚步专程探访澄海古村程洋冈。蔡英豪说,早在唐代,潮州的陶瓷业已经相当发达,几十年来在当地发现、发掘的窑址粗略统计已达百口之多。历史上,随着海岸淤积,原在潮州城外的货运码头逐渐移至程洋冈。唐宋时期,在潮州生产的瓷器,由小船沿韩江运到村中船坞,装上远海航行的大船。从程洋冈出发的海船,一路北上抵达日本等地,一路向南,下南洋诸国。在唐宋时期,这里是潮汕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。  不少学者持有和蔡英豪类似的看法。记者看到,著名学者饶宗颐教授为宋代凤岭古港题词“粤东襟喉、潮州门户”八大字,仍刻在程洋冈凤岭山的巨石上。据当地文物考古部门多年的考察,在程洋冈、管陇、后埔等地,数十年来有多处地方出土宋代海船桅杆、大锚、船板、船缆,并且发现宋代船缆生产工场遗址,大量宋代瓷器和成批的唐宋铜钱。学者们推测,宋代在韩江东、西两溪之间,韩江三角洲平原中部南峙山、凤岭、冠山一带,有一个凤岭港,是当时潮州对外贸易的主要出海港口。凤岭山麓的程洋冈村,即是当日港岸的市集。  对这种说法也有一些修正,如有认为当时陶瓷贸易的出海口在后埔村附近。还有一些学者认为,由于缺乏文献记载作为支撑,“凤岭古港”是否存在,也是存疑的。  但无论怎样,在附近地区,宋代陶瓷贸易的遗迹存留相当多。如韩江东岸的笔架山、仙田缽仔山有在唐至北宋的瓷窑多处,笔架山8号窑还出土了洋人造像、洋狗等瓷器,说明笔架山瓷器在北宋时,已经与海外市场有着密切联系。后埔地下1米处发掘出北宋的三娘寺遗址并出土大量北宋瓷器,还有潮州笔架山窑、浙江龙泉窑、福建建阳窑的瓷器产品。这一切似乎都能说明,在这个区域,曾经有着繁盛的陶瓷交易和数量可观的货品流通。  另一方面,越来越多的海外发现也可证明,潮州窑的瓷器确实曾经漂洋过海,成为国际市场上的弄潮儿。无论路线如何,在潮州和世界之间,必然存在着一个顺畅的陶瓷交通网络。